电话和鱼却忽然 同时来表达问候

钓鱼者说 中国论文网 水蛇多么逍遥,好像这芙蓉溪
是它独个儿的水府。所以它龙一样 穿过阔绰有余水面和大桥
不管目击者,在近岸处目瞪口呆 双眼皆是惊叹号。甲鱼是具
运动员潜质的水族,偶然浮出水面 pose也摆得如此熟练而霸道
向三四位“渔翁”,把花样泳姿炫耀 钓鱼不是捕鱼,所以尽可以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钓鱼也不能 成了喂鱼,所以接友人电话时
我几次这样对短暂钓鱼生涯表示自嘲 夏天有傲人身材,如此水草丰茂
我们却是焦躁的,所以容易心血来潮 所以需要这浩淼江河之澎湃
来荡涤浑浊、不安而凡庸心境 我居游仙已久,就在东津古渡近郊
��年爱旅游的杜工部,曾路过此地看打鱼 并作《观打鱼歌》:“绵州江水之东津
鲂鱼鲅鲅色腾银……”如今此诗已成广告 被雕刻在东津鱼庄内一大牌匾上
当然我来河边的本意,是想还自己一个 可以放荡不羁的假日
当看到这河界鸟飞虫行时,我相信 这正是命运给予我的恩赐。让我收获了
鲫鱼、鲢鱼和麻麻鱼的交响,以及 丽日、徐风与白鹭的速写。其实啊这钓鱼
它与写诗并无两样:你一手要务实 一手更要务虚。好比此时我在岸上
正打一个安逸的小盹,电话和鱼却忽然 同时来表达问候。你的心自然会像那
虚与实的两条线路,颤巍巍地一起激荡 途中遇雨
首先遇到雨的,是河堤上的一排垂柳。
但它们经验丰富,早已做好俯身恭迎的姿势。
不像我,因猝不及防,差点变成落汤鹤。
然后是湖心小岛上的一群鹭鸶,和野鸭。
它们不慌不忙,正好来一场盛夏的集体冲凉。
比西湖还大的三江湖,恰似个鸳鸯大浴室。
对岸南山的青山与白塔,原本是一幅不错的古画。
只顷刻间,被来了灵感的天师,改为泼墨山水。
而我举墨绿雨伞过大桥,貌似陆海空总司令―
一路检阅那被堵的长车队。往日性急的汽车们,
都齐齐地眨巴着雨刮器的眼睫毛,因免费洗车而 欢心。
好比是,人人都在上班途中,参演喜剧《雨中曲》。 湖畔诗社
湖水是用来打印天空的, 正如树叶是用来编辑诗歌的。
而少女们,永远是佳校对员。 春天即将逝去的这个晴朗的下午,
我们来到山后隐秘的湖畔。 以青春或回忆的名义,集体阅读一本
有着紫色阳光封面的“湖畔诗集”。 它如此寂静而骚动,生涩而娴熟,
朦胧而清澈。恰如你眼中 那湖水般一眼就可望穿的忧思。
对应着整个下午,两颗虚拟的菩提树之间, 默默的揣测和赏析。 爱,艺术又简单
写字,抄经。 抄易经,茶经,圣经,抄 心经,我还想抄爱经。
某些现实主义的伤口, 被浪漫主义愈合,那些浪漫主义 理想,又被现实撕开。
我深信人的宿命,你说出 命运的无限,说出鲜血和灵魂, 这爱,你却缄口不言。
那个叫奥维德的人, 把世间难的事,写成了文字, 爱,艺术又简单。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